真的不是我反骨,而是...

[ PM FLOWERS 花藝課程 學員招募中]

>> 點此了解更多 我絕對是個在某種程度上可以理解傳統文化禮俗的人,但只能說自己偏偏就常喜愛上被整體社會價值給唾棄的小族群們。不知道是否是我心中的英雄主義作祟,抑或是純粹想要替那些弱勢族群發聲。這樣的情懷在成為花藝師之後也並沒有消失。

我在英國學花的時候就很羨慕歐洲他們婚禮可以用純粹白色跟綠色的配色完成一個非常清新清爽的婚宴設計。白跟綠的組合我想絕對會是我人生中非常喜愛的經典色彩之一,但這樣的作品在台灣有時候是有點難以被接受的。我曾經做過完全純白的花藝作品來表達我內心想呈現的一種純粹與絕對,但卻被人回應說『又不是家裡死人了』。 也許對於美的見解每個人都會有一套自己的標準,但那顏色呢?為什麼紅色就要等於熱情,而藍色就是冷漠,那又為什麼白色就一定會跟死亡畫上等號?這是有一點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當然在台灣更視為禁忌的可能就是菊花了,我其實非常喜愛菊花所帶給人高雅脫俗的一種氛圍。但在這個把菊花與喪事畫上等好的地方,讓許多花藝師反而不太敢隨意地使用菊花做創作。事實上菊花的樣貌真是千變萬化且讓人難以捉摸的,也許她的美只有有緣人才有辦法體會了。

[ PM FLOWERS 花藝課程 學員招募中]

>> 點此了解更多

17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